追蹤
一起去旅行。
關於部落格
寫一種回憶,無論過多久。 我都能夠微笑淚流。過往的回憶,留給曾經。

  • 443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住在貝殼–說。


「薇,妳要不要點餐阿?」雯蘭站在櫃檯問著。還好這時候事休息時間,不然這樣喊一定會被店長臭罵一頓。

「那個…我還不餓。」齊薇翻著外套說著。總不能說,我的錢包不見了!這樣會造成轟動的。

「是嗎?」雯蘭皺皺眉的說著。

這時候阿杰走到齊薇旁邊笑著說「妳該不會…?」

「沒有啦!不要亂猜。」齊薇頭也不抬的說著。

「我沒有說什麼啊!」阿杰笑嘻嘻的說著。

這時候雯蘭端著餐點走了進來「阿杰,你不要鬧了啦!看你要吃什麼去點。」

「OKOK!我不鬧。我去吃飯囉。」阿杰聳聳肩膀的說著,之後就走了出去。

雯蘭看阿杰走了出去之後,就小聲的問著「妳在減肥嗎?」

齊薇停頓了一下,慢慢的轉過頭瞪大雙眼看著雯蘭。

「不會被我猜到了吧?」雯蘭驚訝的說著。

齊薇深深一口氣「乎~ 誰跟妳說我在減肥啦!」

「呃呃…沒有啦!不然妳怎麼不吃飯啊?」雯蘭臉紅了問著。

「我的錢包不見了啦!」齊薇放棄尋找,垂下肩膀的說著。

「不見了?會不會忘記帶啊?」

「不可能,我記得我早上出門有拿阿!」齊薇低著頭,眼匡已經蓄滿了淚水。

「難道……?」雯蘭疑惑的問著。

齊薇搖搖頭,意示她也不知道。今天忙翻了,根本不會去注意有誰進來員工休息室過。


******************

叮鈴…

門鈴被推開而響。

站在櫃檯點餐的阿杰聽到鈴鐺響了頭也沒抬的說「抱歉喔,我們現在是休息時間。」

對方沒有回應,沒有在走出去。

阿杰疑惑的抬頭看驚訝的叫著「啊?」

出現在阿杰眼前的人就是抱著白色貓、穿著大袍、留著長髮的女人–婉晴。

婉晴只是對他點頭,沒有多餘的表情。

「妳找薇?」阿杰問著。

「嗯。」婉晴點頭。

「喔。薇~外找喔!」阿杰大喊的。但眼神始終看著婉晴。

在員工室的齊薇聽到了,疑狐了。會是誰找我啊?齊薇走了出去。

就看到婉晴站在門口,一聲哇的跑了過去抱住婉晴「哇~婉晴妳聽我說…我的皮包…皮包……」

齊薇哽咽的說著,怎麼也無法一句話整句說出來。

喵嗚~。胖胖抗議著。妳抱太緊拉!

「咦?胖胖也來啦!胖胖~胖胖~。」齊薇反抱住胖胖叫著。

「妳可以放開了吧?看那隻貓怪可憐的。」阿杰嬉皮的說著。

喵嗚~。對對!不要再抱住我了!

「婉晴,我看到妳好開心喔!妳知道嗎?我的皮包不見了,不見了啦!」齊薇大叫著。

婉晴聽著那麼的大噪音,只是皺皺眉。伸手到大袍的口袋拿東西。

「嗯,妳的。」

「咦?我的小皮包!婉晴妳在哪找到的!」齊薇開心的說著,她還以為不見了,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。

「路上撿的。」

「路上撿的?」兩個仁一口同的問著。ㄧ個是阿杰,另一個就是齊薇,因為…怎麼可能那麼剛好被婉晴撿到?

婉晴皺眉了,叫那麼大聲做什麼?「騙妳的。」

「啊?」齊薇呆了,阿杰愣住了。

「妳放在餐桌上,我幫妳拿過來而已。」

「咦?原來是放在餐桌上啊!」齊薇恍然大悟的說著。

「既然我拿給妳了,那我去公園逛逛。」婉晴說完就轉身要拉門時,被阿杰叫住了。

「妳要不要留下來吃個飯再走啊?」阿杰問著。

「對啊!」齊薇附和著。

「不用了,畢竟這裏寵物不能進來。謝謝。我先走了。」婉晴說完之後就拉開門離開了。

婉晴離開後,阿杰一直盯著她的背影。

這時雯蘭走了出來「喜歡她不會去追她喔!只會在這裡看。以前你好像不是這樣喔?膽小鬼阿杰!哈哈…」

「雯蘭,妳說什麼?」齊薇歪頭的看著剛走出來的雯蘭,在轉頭看著阿杰。

阿杰沒說什麼又走回櫃檯。

「下班在跟妳說。」雯蘭笑嘻嘻小聲的說著。

「喔。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平時熱鬧的公園,現在因為天氣冷而變成沒人來的公園。

只剩下幾片枯葉,隨著風吹而飄散著。

婉晴抱著胖胖坐上盪鞦韆,慢慢盪著……。

一個人影慢慢的走了過來,踩著枯葉喀嚓喀嚓的響。

婉晴依舊抱著小胖慢慢盪著鞦韆,不理會來的人是誰?

「小晴…」那人小聲的說著。

婉晴聽了身體停頓的一下,隨即又恢復盪著鞦韆。

那人坐在婉晴旁空著的鞦韆,看著她「我知道妳認得我的,妳不要不理我啊。」

我真的不認識你…你是誰呢?

「我記得妳以前好喜歡玩鞦韆,要我把妳盪的好高。妳以前常說『我要當小鳥,飛的高高又很遠。』妳還記得嗎?那時的妳好純真、好可愛…」那人回想著以前。

是嗎?是嗎?我不記得了……

「小晴,妳理我一下好嗎?妳知道的,我很愛妳的啊!當初…當初我真的不願意啊!」那人說著開始悲慟的哭了。

婉晴轉頭看了他一眼,看著他坐在鞦韆上,抱著頭。我…不知道!決定捨棄一切。又轉回來看著前方慢慢盪著。

一陣強風,把地上的枯葉雖了滿天飛。

坐在鞦韆上了兩個人,毫無所動的繼續盪著鞦韆。想的事情卻截然不同。

胖胖冷的開始微微顫抖,婉晴感受到了。把胖胖抱緊點,起身打算回家。當她剛起來時,她捉著鞦韆繩的手剛放開,就被那人捉住了。

「別離開我……」那人可憐的眼神說著。

婉晴想掙脫他的手,但他卻越捉越緊。「放開。」

「不放!不放!」一個大男人卻像一個小孩要不到糖般的耍賴。

婉晴輕嘆「我們已經變成陌生人了,連朋友都不是。你有你的生活要走,我也我的。你何必這樣呢?更何況…你的女朋友怎麼辦呢?你要犯下跟當初一樣的錯誤嗎?」

「不!」那人雙眼佈滿著驚恐。

「放手吧。別再這樣。傷了一另個人的心,我相信你也不好過。她…才是最適合你的人。」婉晴看著不遠處說著。

那人跟著婉晴的視線看過去,卻看到他的女友站在那裡,動也不動。雙眼佈滿著痛苦,卻不像其他女人一樣激動的質問搥打,只是呆呆站在那裡…

「凌…」那人看著她,不知道是要去安慰他現在女友,還是繼續在這裡跟婉晴說話。

「去吧!」婉晴掙脫他的手說著。她很溫柔…我看的出來。當初我們的相遇相戀,或許一個錯誤。也或許是一個…經驗、煉歷吧。

「我們還是朋友對吧?」那人問著。

「不可能了。」搖頭說著。

「小晴…別這樣。」

「去吧。」說完之後就轉身走了。

那人看著婉晴走遠的身影,在看看女友原本站的地放,卻發現女友不見了。他慌了……

開始奔跑尋找傷心的女友…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不可能作為朋友了,傷了一回。何必讓自己在陷入尷尬呢?
或許…只是單純的想法吧?

那人…我想起他是誰。應該說…我本來就知道他是誰,只是我不想去面對他。

他–沉樊佑,以前的戀人。

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?什麼事情呢?

不想… 不想不想卻越想的起來…




上一篇文章:住在貝殼–誰,變?
下一篇文章:住在貝殼–遺忘的記憶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