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一起去旅行。
關於部落格
寫一種回憶,無論過多久。 我都能夠微笑淚流。過往的回憶,留給曾經。

  • 443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住在貝殼–遺忘的記憶。


「妳還真遲鈍耶。我想想……好像在第一次看到婉晴的時候,阿杰就對她有興趣的吧?」雯蘭仰著頭思考的說著。

齊薇皺眉了。第一次?

「啊!就是婉晴第一次來這邊的時候。」雯蘭繼續洗著餐盤。

「那一次嗎?」就是那一次嗎?忙到不行還被老闆罵的那一次嗎?

「嗯嗯。好像就是那時候,他表現超明顯。別人都看得出來,只有妳。」

「別人都知道?」

「是啊!」終於把餐盤洗好了。雯蘭把餐排放好,把手擦乾淨。

「我們回家吧。」雯蘭走到休息是把外套跟皮包拿好,順便幫還在思索問題的齊薇拿好東西。

「喔。」不知道婉晴對阿杰的感覺如何?齊薇在心裡想著。


*****************

心情被攪亂了。看著電腦螢幕,煩雜的打不下任何字眼。

打一個行,又刪了一行。打了一大段,看了一遍刪了兩大段。重覆著…索性不打了。

坐在窗邊看著外面風景。

胖胖在房內繞了一圈,之後便輕巧的跳上婉晴的大腿上。睡著了。喵…。

婉晴似笑非笑的的摸著胖胖毛茸茸的白毛。

眼神不經意的飄過書桌最裡面的相框,照片上有兩個人,一男一女,開心的笑著。

就是他…打亂了心思。

或許要解放自己一次,才放的開吧?婉晴看著夜空輕嘆著。




他–沉樊佑,今天轉來的新生。

自己一個坐在角落,看著窗外的風景,不時嘆氣著。

他的外表斯文,很有書卷氣息。就已經很受班上女生的青睞,再加上他憂鬱的神情。更令那些女生為之瘋狂。

個個的母愛氾濫,紛紛跑去問他『還習慣嗎?』 『想以前的同學?』等等的。

他都以微笑回應,霎時間看不出任何憂愁。

但是他自己一個人時,那種神情又再度出現在臉上。

他,好奇怪。這是婉晴第一次看到他的想法。

他似乎發現有人正在用打量的眼光看著他。轉頭一看,看到另一邊一個長髮的女孩,白皙的皮膚、靈活的大眼、紅潤的嘴唇。

她,應該是個很活潑的女生。沉樊佑第一次看婉晴的想法。

後來,沉樊佑慢慢的融入班上的生活,但是那憂鬱的神情還是會出現,只不過是瞬間吧了。

自從他看的婉晴的第一眼,就不段的觀察她。

她,沉默。有時在紙上寫寫東西。

她,功課很好。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再升學。

她,動人。卻不時散發冰冷氣息。

這是為什麼呢? 不了解,不探究。


在一個下午,學校因為期中考而中午就下課了。

婉晴為了不想要早回去,而去學校的圖書館看書。圖書館很安靜,寥寥無幾。

一翻書、一呼吸、一心跳。都聽的清清楚楚。

沉樊佑一進圖書館,視線全被眼前安靜看書的她吸引了。

不時在紙上寫寫字、把掉到前方的頭髮塞到耳後,專注於在自己的世界裡。卻沒注意到有人正專注的看著她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


呼。終於把大概寫好了。婉晴看看紙上密密麻麻的字體想著。

把書闔上,輕緩的起身把書放回書架上。

婉晴走著邊看著書架上的書,慢慢尋找著自己想要的書。卻沒有注意到前方有一個人抱著一堆書往她走了過來。

碰。撞擊聲、書掉落聲。安靜的圖書館頓時吵鬧萬分。

附近的人都走了過來,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「你們沒事吧?」一個學生問著。

婉晴揮揮手著。痛,很痛;痛到不行。

大家見他們沒事之後,又紛紛散去。

「對不起。」對方開口。

咦?這聲音好像聽過。

「妳沒事吧?很痛嗎?」對方小緊張的問著。

「我沒事。」婉晴站了起來,拍拍身上灰塵、把長髮整理整理。

「真的很抱歉,把妳撞疼了。」

「是我沒有看前面才會讓你撞到。」婉晴蹲下幫她把一本本書撿好,但卻沒看著他說話過。

「呃。我來就好了。」對方頓了一下,也趕快蹲下把書撿好。

終於撿好了。婉晴把書堆好放在對方的手上,這時才抬頭看了一眼。

「嗯?」皺眉了,我好像在哪看過他?

對方微笑了一下。

「給你。我先走了。」想不起來他是誰。

「那個…?」對方緩緩的出聲。

婉晴轉頭看著他。他…好像是?

「我是你班上的同學–沉樊佑。」沉樊佑斯文的開口說著。

喔。是他呀!婉晴挑著細眉看著他。然後呢?

「剛剛撞到妳真的很抱歉。」沉樊佑斯文的臉龐似乎飄起可疑的紅暈。

「沒關係。」婉晴輕淡的說著。

「那個…」

嗯?婉晴皺眉的看著他。

「我有件事情想跟妳說,妳方便借一個地方談話嗎?」沉樊佑看著她說著。

婉晴看著他,又看看圖書館窗戶那邊。

窗戶旁掛著潔白的窗簾,白色的窗簾隨著風飄逸著。外面的綠樹也隨著風搖擺著,看起來好涼爽阿。或許…出去透透氣也好。

沉樊佑看著她的側臉,又陷入一陣思想。她…真的好美。

等待的時間,總是很漫長。如果說,等待時間只有三秒。他就覺得好比過了三年苦熱難熬。

「好。」婉晴輕嘆的說著。

沉樊佑看著她眨眼又眨眼,懷疑他聽到的是一陣幻聽。

婉晴看著他的動作,霎時間覺得他好可愛。

低下頭笑了出來。

沉樊佑看著她,肩膀微微上下起伏的她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?「妳…沒事吧?」

婉晴抬起頭,笑的眼睛都笑彎了。她深深吸了幾口氣「我沒事。我是說,我答應你去走走。」

「真的?」沉樊佑眨眼看著她。

婉晴微笑點點頭。






上一篇文章:住在貝殼–說。
下一篇文章:住在貝殼–轉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